宜城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私募基金钱未投完 LP中止出资GP断供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05:12 编辑:笔名

“再融资要看LP的脸色。”顾彤(化名)深刻地感受到了这句话的分量,上一只基金颇为不顺的投资经历加大了眼下再募资的难度。

2010年顾彤从大机构辞职与几位朋友组建了一只规模约为2亿元的人民币基金。“刚募资那时市场很热,钱很好拿,但投资却并不好做。”他说,“我们看了上千个项目都不止,但决定投资的很少,3年多的时间才投了4个项目,基金一半的钱都没花掉。”

但是时间不等人,当时募集的第一只基金是“3+2”(3年投资,2年退出)的存续期设计,由于没有在规定的3年投资期内投完整只基金,LP(有限合伙人)从去年开始已停止出资。

一般而言,基金存续期由投资期和退出期组成,一旦过了投资期,剩余未进行投资的资金将返还LP,LP也不需要再履行出资承诺。

断供的顾彤不得不搁置原有的基金,再想办法去融一只新的基金。虽然VC/PE投资市场的低迷募资氛围眼下正在好转,但顾彤兜了一圈后发现,事实远没有想象那么美好。

再募资前改变投向

顾彤觉得自己是个胆小的人,至少在投资项目这件事上没动过小脑筋。他承认,贪婪与恐惧有时是很难平衡的,虽然大家都说行情低迷时是投资的最好时期,但真正敢出手的人并不多。他直言,在那段投不出钱的日子里,压力很大,有同行劝他做投资不能死脑筋,特殊时期对于投资要特殊处理。

顾彤说所谓的特殊处理方式在业内采取做多的做法就是不再按照LPA(有限合伙协议)来操作项目。据他介绍,一般在LPA里会写明该基金限定的投资领域,但人民币基金很少有按章办事的,特别是在投资期快要到时。

他举例,比如LPA中写明投资健康、文化领域,但在实际投资时会有诸如房地产这类的投资项目的出现。“拟投项目与计划投资领域产生偏差时,GP(一般合伙人)通常会跟LP提前知会,告诉其该对项目的投资把握,更为看重回报的LP鲜少有不同意的,这已成为人民币基金内部不成文的做法。”顾彤说。借此,GP可以快速地消化手里的资金。

为此,顾彤提到,如果仔细去看一只人民币基金的主投领域,会发现往往相当多元化,这样做的目的就在于给自己留一条可进可退的通路。“现阶段本土基金想要做成单一专业领域的基金很少,这样等于捆绑住自己的手脚,不能灵活处理项目了。”

曾主投文化产业的某机构内部人士就向记者坦言,要看准文化类的投资标的很难,比如影视、传媒类的项目,在投资初期曾尝试过几个项目,但投资后发现此类项目的持有周期长,发展前景无法预估。“我们这只文化基金的规模有20亿元,按照现有的速度根本投不完,我们只能调整投资策略。”上述人士告诉记者,“现在机构专注于文化投资的比例很小,投资额占总体的比例在10%以下,相反大部分的精力放在TMT领域的投资。”

他提及,虽然害怕因为投向改变而遭遇LP的违约,但是可以适当地打一些擦边球,比如在给LP的报表中可以把TMT领域的项目归类到与文化相关的领域投资,基本都能过关。

再募资时看LP的脸色

在《清科2014私募股权LP白皮书》中提到,截至2014年一季度清科数据库中收录的LP共8999家,其中富有家族及个人数量为4565家,占比50.7%。而根据《2013高净值人群另类投资白皮书》,2013年底中国高净值人数据估计达80万,可投资产规模达到27万亿元。

曾经最愿意投钱给人民币基金GP团队的金主就是个人LP,而从上述的比例及可投资产来看,眼下仍然延续着这样一个趋势。顾彤的第一只基金的LP就全部来自个人。此外,据顾彤了解,一般富有家族的资产配置通常有一个长期规划,不因为市场短期波动影响长期投资目标。显然,对顾彤来说,这是一个理想的LP群体。

然而,由于这只未投完的基金还没有实际的退出,原有的LP已明确表示不会再提供后续的资金支持,顾彤想着那就再换一拨LP忽悠。但他发现过往个人LP群体分散,投资行为较为随意,而现在他们中的很多人会直接把资金委托给第三方资产管理公司,由后者来帮其推荐、把关,无形中让顾彤觉得又多了道门槛。“以前都是我们说什么他们信什么,现在开始他们也有自己的想法。”

顾彤告诉记者不久前其机构内部召开了一次募资路演说明会,在会上这些潜在LP问得最多的就是针对基金业绩,还有就是喜欢拿投资机构间的投资做对比,更有LP当场表示绝不投无过往投资业绩的机构。

除此以外,临到资金认缴阶段,LP还会提出不合理要求。据顾彤回忆,有LP提出非得要求其他LP的资金到位后才肯认缴自己的出资份额,这让顾彤哭笑不得。“从募资的角度来讲,LP之间的权利义务都是对等的,这种要求怎么可能满足得了,凭什么啊!”顾彤说现在最害怕碰到一些似懂非懂的LP投资人,在外面听了几堂私募的培训课程,就会一知半解地提要求。

由于与这部分LP没谈拢,顾彤的这只新基金不得不再延长募集期,寻找其他的LP。然而,让顾彤着急的是,眼下不少同行都在趁着行业回暖募集资金,一些先前已答应给其出资的LP或因为这只基金迟迟不结束募资,等不急而转向投其他的机构。

“我想过了,实在不行就缩小融资规模,钱不够总比没钱来得好,现在时间可耗不起啊。”顾彤说,“这个圈子混的就是脸熟,如果有段时间没在市场上看项目投项目,就会被同行认为是出局了。

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免费热线
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电话号
北京五洲妇儿医院住院费多少
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电话是多少
北京五洲妇儿医院的治疗费高吗